中国·井冈山红色文化教育学院LOGO
井红院 > 井冈山英烈 > 王尔琢

王尔琢

1903-1928

19 2017-03

20:39

分享
来源:井冈山红色文化教育学院作者:井冈山红色文化教育学院

人物简介

王尔琢,1903年生于湖南省石门县官桥村一户小康人家。从13岁起,王尔琢开始在村里读私塾。后入当地官桥国民小学、县立高级小学读书。1920年人湖南高等工业学校附中就读。王尔琢阅读进步书刊,接受革命思潮,初步树立了共产主义信念。1920年7月,考入湖南省甲种工业学校,参加过进步学生运动。王尔琢在甲种工业学校读书期间,立志实业救国,学好工业知识,打算将来办工厂为国出力。但在一次斗争中,王尔琢目睹了劳苦工农的贫困和统治阶级的腐朽,他最终放弃了“实业救国”的理想,确立了要实现劳苦大众的解放,必须实行革命的思想。为了唤起同学的觉醒,王尔琢与校学友会负责人以学友会名义在校内开设了一个出售进步书刊的书店。


1924年5月,他与郑洞国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当时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对他十分欣赏,经常找他谈话,向他传输革命思想。1924年秋,在周恩来的培养和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一期毕业后,他连续担任第二期、第三期学生王尔琢分队队长和党代表职务[2],率领学生参加了平定商团叛乱的战斗。在校期间,协助蒋先云、周逸群等一起领导由周恩来亲自缔造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与国民党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1925年1月,任国民革命军营长,参加二次东征。[3]

不畏强暴,坚持己见。


1926年3月20日,蒋介石借故扣押了中山舰舰长(共产党员)李之龙,以此为信号,向共产党示威。王尔琢与蒋先云、陈赓一道,除了与蒋介石展开三次舌战之外,还借用学校和社会上的舆论工具,披露这一事件真相,使身为一校之长的蒋介石气得“娘希匹”的骂娘,一天他把王尔琢叫到他的办公室,恩威兼施,想将他拉过去。王尔琢却不信他那一套。蒋介石大骂他是个不听话的学生。王尔琢毫不示弱,据理力辩。贺衷寒见机行事,跟紧了蒋介石,王尔琢与蒋先云、陈赓旗帜鲜明地与贺衷寒分道扬镳。

参加北伐战争

1926年夏,随部参加北伐战争。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三师党代表、东路军先遣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和二十六团团长。9月,率部进入江西。在三次攻打南昌的战斗中,奋勇杀敌,屡立战功。在攻占浙江桐庐战斗中,左手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表现十分顽强勇敢。


1927年春,率部向上海挺进途中,坚决拒绝蒋介石委派的两位亲信以擢升军长之高官相许,企图拉拢他加入国民党的劝告,并在获悉蒋介石将下毒手的密令后,带领所部部分共产党员一同出走,[2]1927年4月底,王尔琢来到上海,他向他的老师周恩来汇报情况 同年5月下旬,他与周恩来一同赶赴武汉。到武汉后,王尔琢立即给那些已脱离东路先遣队的共产党员写信,让他们尽快来武汉集中。这些同志抵达武汉之后,他又通过党的组织,将他们安排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或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工作;同年7月,随周恩来奔赴南昌,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七十四团参谋长,秘密从事起义前的准备工作。


参加南昌起义

8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任起义部队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第七十四团参谋长。率部在南昌郊外德安车站缴获了张发奎警卫营的全部枪支,并将部分士兵编入起义部队。在随起义部队南下广东的途中,奉命留守三河坝,以掩护主力分路转移。在这场划时代的战斗中,他手持刀枪,如出山猛虎,一身是胆,率领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一口气冲进敌人的指挥部,成为冲锋陷阵的英雄之一。受到周恩来和总指挥贺龙的夸奖。1927年10月1日,在朱德统一指挥下,率部于三河坝与敌激战三昼夜,然后突围至饶平附近;王尔琢与周恩来分别,这也是两人的诀别。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时期

在起义军遭受重大挫折的情况下,与朱德、陈毅一道率余部转战于闽赣粤湘边界地,继续坚持游击战争。起义余部在大庾整编为一个纵队时,被任命为纵队参谋长。1928年1月,与朱德、陈毅等在中共湘南特委的配合下,发动了遍及十余县的湘南起义。曾先后参与指挥在岩泉墟和坪石一带全歼敌许克祥部两个团,以及攻克郴县、资兴、永兴、耒阳等县城的一系列战斗。同年3月,还曾在敖山庙设伏,诱敌入瓮,全歼追敌一个团,胜利完成了掩护朱德、陈毅率主力上井冈山的重任。同年4月底,随部上井冈山,开始参与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5月4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改称红四军)正式成立时,被任命为军参谋长兼第十师二十八团团长,后还当选为中共红四军军委委员和中共湘赣边特委委员。曾协助毛泽东、朱德等指挥了高垅、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等战斗,挫败了敌人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多次“进剿”和“会剿”,成为红军早期杰出的将领之一。


1928年5月,王尔琢冒着炙人的酷热,紧随朱德、陈毅率领的余部经福建、江西、广东三省边境,巧妙地穿过敌人的封锁线,向湘南进发。通过多次战斗考验,朱德慧眼识珠,发现王尔琢真不失为一位将才,便破格委任他为军参谋长,为当时最年轻的指挥官之一。王尔琢以出色的军事才干,为朱德出谋划策,在郴州创建了革命根据地,一举取得了“湘南暴动”特大胜利。


井冈山会师

春风得意马蹄疾。紧接着王尔琢又与时在井冈山的毛泽东联系,终于及时促成宁岗县砻市“朱毛”会师,使中国革命进入大转折。会师后,朱德任红四军军长兼第十师师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兼一师师长,王尔琢继续任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一次毛泽东指着王尔琢对时任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杜修经取笑道:“别看他长发长胡,可他还是个20刚出头的英俊小伙子呢。”杜修经回答说:“我们是老乡,早熟悉了。”毛泽东又风趣地说:“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井冈山斗争,王尔琢始终坚持“朱毛”路线,从5月以来的连续三次反围剿斗争中,由于他英勇善战,指挥有方,几次率部打入虎穴,有力地打击敌人。同年6月,国民党军湖南吴尚第八军5个团,江西杨池生第九师和二十七师共5个团会攻井岗山根据地。湘敌驻茶陵后停滞观望,赣敌以杨池生担任总指挥,进占永新后,也不敢轻进。红四军见敌上钩,立马主动退出永新,在宁冈休整,以观其情。为了把赣敌诱出永新,加以歼灭。6月上旬,王尔琢率部向酃县佯攻,一举占领十都、水口、沔渡等地后,即回宁冈大陇集结。赣敌以为红军远出湖南,便乘机进入根据地。王尔琢当机立断,亲自挑选作战勇敢、有作战经验的党员、骨干100余众先锋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阵冲锋,抢先占领制高点。此时埋伏在白口武功潭的红三十二团突袭敌指挥部,红二十七团直抄龙源口,早已守株待兔的新七溪岭上的红军凌空而降,四面夹击敌军。很快结束战斗,歼灭敌人一个团,缴获枪支1000之余,创造了龙源口大捷奇功。继而又先后打垮赣军第九军二十七师杨如轩、二十六师杨汉生以及湘军第八军吴尚的主力团张进兮,一时名声大震。


王尔琢马不停蹄,一面组织酃县的战斗,一面组建赤卫大队,深入发动群众,召开会议,到处张贴标语,宣传赤卫队的宗旨,并号召群众将收捡敌人的枪支弹药交给赤卫队,这一次又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王尔琢不仅对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坚定不移,而且对党内的错误路线斗争也是从不妥协。1928年7月,中共湖南省委又派杜修经、袁德生、杨开智等人上井冈山,命令红军下山进攻湘南郴州。王尔琢认为这是一条错误路线,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二十九团部分官兵正想撤回宜章老家,而守敌范石生等人的实力甚为雄厚,如此盲目进攻,无异于以卵击石,势必造成我军重大损失。”拒不执行命令。杜修经先是认为王尔琢目无军纪,二人通过一番面谈,认定他坚持真理,然而他又怕在省委领导面前无法交差,只得冒着风险回省委复命。不出所料,这次受到批评。可惜王尔琢的意见,还是没有引起省委的重视,军委负责人依了杜修经传达的指示,强令王尔琢率二十八团随二十九团于8月攻打湘南,王尔琢无奈,只好违心地受命领兵出击,果真钻进敌人口袋内,几乎全军覆灭,剩下的残部逃回宜章老家,想圆解甲归田之梦,结果被当地巨匪胡凤璋率部歼灭,酿成“八月失败”的悲剧。王尔琢在这危急关头,冒着杀头危险抗拒命令,将部队撤至桂东县,避免再大的损失。这次我军损伤过半。时为党中央委员的毛泽东闻讯后,亲率三十一团的伍中豪营,经酃县赶到桂东,与朱德、陈毅会合。王尔琢重回井冈山,毛泽东抓住他的手激动地说:“你王尔琢保存了二十八团,功不可没啊。”


英勇牺牲

1928年8月,就在二十八团重返井冈山的途中,王尔琢的二营长袁崇全煽动炮兵连及第五连少数官兵叛变革命,率队逃走。情况万分火急,面对这一复杂的斗争形势,军委中多数人主张就地消灭叛军。时为红军营长的林彪一时沉不住气,拔枪欲追。王尔琢却挥手制止说:大部分人是受蒙蔽的好人,应争取过来,更好地为革命保存力量。”他反复讲明自己的观点,“如果内部再打,损失更大,我了解他们是受了欺骗所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袁崇全。还是我亲自去把他们接回来。”毛泽东和朱德都觉此去凶多吉少,劝他不要去冒险。可王尔琢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并深情地表态说:“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无所谓。只要能除掉叛徒即死也值。”临走时,朱德再三叮嘱他:“此行要特别慎重,他袁崇全心狠手辣,决莫心慈手软。”王尔琢不顾个人安危,仅带少数兵力乘上快马,一路扬鞭催马向叛逃方向追去。于1928年8月25日半夜时分,已行程近百里。当追到崇义县思顺圩时。叛军闻知,得知末日将临,负隅顽抗,开枪反射。王尔琢冲在最前面,对他们大声喊话:“我是你们的团长王尔琢,专门接你们来的,快跟我回去吧!”边进边喊,反复多次。士兵听闻声,停止了射击。袁崇全知道大事不妙,罪责难逃,在逃窜时向王尔琢射去两颗罪恶的子弹,王尔琢当即倒下马来。叛徒的罪恶枪声和烈士的鲜血催醒了两个连的士兵,认清了袁的真面目,一齐调转枪口对准凶手。可袁却逃得无影无踪了,觉悟过来的官兵抬起王尔琢的尸体,痛心疾首地回到二十八团;王尔琢牺牲时年仅25岁。他的去世是我军的重大损失,全军皆悲。袁崇全趁着夜色跑掉了,跑时他还带走了一个排,后来,他果真投降了刘士毅,仅仅不到半个月,1928年9月13日,红四军攻克遂川县城,生擒了袁崇全这个可耻的叛徒,二十八团全体官兵召开公审大会,处决了这个败类,为团长王尔琢报了仇。王尔琢牺牲后,战士们围着他的遗体,泣不成声,朱德闻讯赶来,以极其悲痛的心情,在王尔琢身旁肃立默哀很久。最后,他布置战士们把烈士的遗体安葬在思顺圩外的虎形岭。


王尔琢牺牲后,朱德挥泪长叹:“我军失去一位能将啊!”毛泽东泪水如流对他作了极高的评价:“王尔琢 的牺牲,换回了两个连,稳定了红军,挽救了革命。”1928年10月中旬,红四军军部在宁冈砻市草洲上为王尔琢举行了追悼大会。战士们临时搭了座小台子,中间挂着大横匾,匾上用棉花精心缀成“赤潮澎湃”四个大字,两旁挂着毛泽东起草、陈毅书写的挽联: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得到胜利方始休!追悼会由陈毅主持,朱德致悼词;毛泽东的“留却重任谁承受”肯定了王尔琢成功地参与了指挥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等战斗,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

上一篇:卢德铭

下一篇:袁文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68070 Second.